公文易 >> 范文大全 >> 学校材料 >> 师德师风 >> 积蓄已久的思想喷发范文

积蓄已久的思想喷发

栏目:师德师风 相关:教育 老师 语文 家庭 学生  作者:我要署名 日期:2017年10月17日

第三辑 好教师与好教育

积蓄已久的思想喷发--《洪镇涛课堂教学实录》序

洪镇涛老师来电话,希望我给他的新著《洪镇涛课堂教学实录》写序,我当时真不敢相信我的耳朵:要我给洪老师的书写序?因为在我看来,只有学识渊博而德高望重的前辈给后辈拙著写序的,哪有浅薄后辈给博学先生写序的?

但洪老师虚怀若谷的真诚,让我无法推辞。受宠若惊之后,我终于答应了,因为我觉得,通过写这篇序,我可以相对比较系统地阅读一下洪老师的论著,这不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吗。

“洪镇涛”这个名字我在八十年代刚参加工作不久就知道了。多年来,对于中学语文界而言,我想到北京就会想到宁鸿彬、顾希德,想到上海我就会想到于漪、钱梦龙,而一想到武汉,我首先就会想到洪镇涛老师。他成名很早,1978年倡导语文教改,探索出“八字教学法”,1982年就被评为特级教师了,后来又先后提出“变‘讲堂’为‘学堂’”、“变‘研究语言’为‘学习语言’”的语文教育思想,构建了以学习语言为核心,以语言和人的发展为本体的语文教学新体系。他锐意改革语文教育的“鼎盛时期”(不知我这个表述是否恰当)--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刚好是我的语文教育之旅起步和在摸索中成长的时候,正需要一些名家大师思想养料的滋润,而当时读到的洪老师文章正好满足了我的这种心灵渴求。读他的文章,总会得到一些有益的启示。在心存感激的同时,每每忍不住痴心妄想:如果有朝一日能够亲眼见洪老师,亲耳聆听他的教诲,该是多么幸福!没有想到,十多年后的2000年11月,我去珠海参加一个语文教学活动,第一次见到了洪老师。那次我和程红兵各上了一堂公开课,我的课没有引起太多的争议(这当然不一定是好事),得到洪老师的好评(这则绝对是好事,呵呵)。洪老师和蔼慈祥的神态,还有他学识渊博的谈吐,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我略感意外的是,他在评课中“居然”一针见血,面对质疑时“居然”毫不“谦虚”反而更加旗帜鲜明地坚持自己的观点。本来我还以为一个功成名就的特级教师,谈吐应该更加“含蓄”更加“圆润”,但洪老师显然不是这样。坦率地说,我并不完全同意当时洪老师的每一句话,但我分明感受到了洪老师那年轻人一般敏捷的思维、直率的言说和执著的锐气。当时我不禁感慨,所谓“思想僵化”和年龄绝没有必然联系,洪老师的许多思想恐怕比好多年轻人都“前卫”呢!我和洪老师的第二次握手,是2003年国庆期间,当时我们参加北师大举行的一个课堂教学展示活动。

这次我更幸福了--居然和洪老师同住一个房间,我因此多次向别人炫耀:“我曾和洪镇涛先生有过短暂的‘同居’!”这当然是开玩笑,但绝非玩笑的是,那次和洪老师零距离接触,让我更加走近了洪老师的心灵。记得那天下午,他盘腿坐在床上给我讲他的经历:1960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先后在林业部和东北一中专工作,1965年后在中学任教,由于家庭出身不好,一直战战兢兢地生活,但即使在阴霾满天的岁月,他也孜孜不倦地致力于语文教学改革……那天他给我谈了大概一两个小时,时而叹息,时而扼腕,时而满脸悲壮,时而笑颜舒展,整个一“痛说革命家史”!在听的过程中,我不停地想这两个问题:第一,如果不是那可诅咒的时代耽误了洪老师的大好年华,今天的洪老师将取得怎样更为辉煌的成就?第二,如果我也生活在那个年代,我能否也如洪老师“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对于第二个问题,我真不敢做出肯定的回答。我想,洪老师前半生所遭受的种种不幸和他逆境中的默默而顽强的探索,已经预示了他以后的辉煌;或者说“文革”后的洪老师之所以能够锐意改革且硕果累累,这不过是他“蓄谋已久”的行动突围和积蓄已久的思想喷发!

实际上,洪镇涛老师在80年代的崛起,不是偶然的现象。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于漪们的意义》的文章,这里的“于漪们”指的是改革开放以来在语文教改方面勇于探索卓有成效的一大批先行者,其中就包括了洪镇涛老师。在这篇文章中,我这样写道--

不管今天以怎样的“新理念”“新观点”来反思过去的语文教育,也不管语文教育改革的潮流还会如何激荡向前,当我们回首20世纪最后20年中国语文教育发展里程

首页123尾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2017年10月17日 责任编辑:tk763992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