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文易 >> 范文大全 >> 学校材料 >> 师德师风 >> 教育:把童年还给童年范文_第2页

教育:把童年还给童年

栏目:师德师风 相关:教育 孩子 父亲 警察 人生  作者:我要署名 日期:2017年10月17日

方人重生命。两种文化当然不好简单地评优论劣,但让教育更多地符合童心和人性,这的确是我们中国的教育比较欠缺的。

当然,中小学生已经远远不是幼儿,如果我们像影片中的父亲那样对待我们的学生,显然是不可思议的。但是,把童年还给童年,则是我们的教育应该做到的。

是的,把童年还给童年!

1988年夏天,我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一篇人物通讯《她给教育者留下什么“遗产”?》,通过剖析一个自杀的优秀女中学生的心路历程向“玫瑰色教育”提出了质疑:如果我们教育者完全脱离现实而对学生进行“纯而又纯”的“教育”,那么这种教育实际上是在为学生未来的人生埋下悲剧的种子。

但是,这是否就意味着我们的教育只能是“赤裸裸”甚至“血淋淋”的“直面现实”的教育呢?

也许是对假大空教育的厌恶,我们的教育最近十几年来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一些教育者不但抛弃了教育应有的崇高与神圣,也抛弃了孩子精神世界中不可缺少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有的只是社会阴暗面的“实况转播”,或者以“不能欺骗学生,要为他们的未来负责”为理由对学生进行直截了当的“社会化”教育--在严酷的升学竞争中训练明天孩子的“生存能力”,即使有所谓“理想教育”也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以及“读书就是为了挣大钱娶美女”之类的“切身利益”诱导,还有各种暴力凶杀电影电视卡通漫画的耳濡目染……

于是,在儿童精神的天空中没有了追逐鸟儿的云彩,在少年心灵的原野上没有了随风起舞的花朵;于是,在孩子们的意识中,没有了纯真没有了纯正,没有了童话没有了梦想,没有了对善的一往情深的爱怜与呵护以及对美的一往情深的憧憬与向往;于是,小学生向同学的心脏捅出了尖刀;于是,中学生向母亲的头颅举起了榔头!

持刀杀人的学生当然是极少数,但小小年纪便“看透了世界”因而变得世故变得成人化起来,这样的孩子应该说在现在是相当普遍的。本来应该是做梦的年龄,为什么却时时睁着一双对周围世界充满警惕的早熟的眼睛?

因为他们没有童年没有少年,更没有他们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纯洁、温柔、天真、梦幻以及由此带来的情趣与浪漫!

我当然不是说教育应该回避现实,更不是把学校办成“乌托邦”;然而教育不仅仅给学生的生活技能与生存智慧,还应该给学生以人之为人的精神世界,而人的所有“精神”都必须以人性为最基本的底线--学校教育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持孩子善良和富于幻想的天性,这对于一个人是否拥有终身幸福的精神生活是至关重要的。苏霍姆林斯基在其不朽名著《帕甫雷什中学》中这样道:“为每一个人培养起善良、诚挚、同情心、助人精神以及对一切有生之物和美好事物的关切之情等品质,是学校教育的基本的起码的目标。学校教育就要由此入手。”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20多年前,我在大学读过的一篇题为《晚霞消失的时候》的中篇小说。小说女主人公南珊有一段话至今我还能背诵:“人在自己一生的各个阶段中,是有各种各样的内容的。它们能形成完全不同的幸福,价值都是同样的珍贵和巨大。幼年时父母的慈爱,童年时好奇心的满足,少年时荣誉心的树立,青年时爱情的热恋,壮年时奋斗的激情,中年时成功的喜悦,老年时受到晚辈敬重的尊严,以及暮年时回顾全部人生毫无悔恨与羞愧的那种安详而满意的心情,这一切,构成了人生全部可能的幸福。它们都能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欢乐,都能在我们的生活中留下珍贵的回忆。”

这段话同样适用于教育。因为正如人生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幸福一样,教育的不同阶段同样有不同的主题。理想与现实,玫瑰与毒刺,美丽与邪恶,真诚与虚伪,热爱与憎恶……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生,都是应该或拥有或经历或感受的,但对于成长于特定学段的孩子来说,是否都应该将这些一股脑儿全部展现给他们呢?不,我认为,对于某一年龄段的孩子来说,教育者只应该给他这个年龄最需要的东西。这不是对学生的欺骗,而是对人性的尊重。

我们和学生当然都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如何让孩子在灰暗甚至邪恶的环境中保持一份对真善美透明的信任?如何让孩子在追求真善美的历程中又能正视假恶丑的存在?这是我在近20年的教育历程中苦苦探索的难题。我现在的结论是:在学生从幼年、童年、少年到青年的

首页123尾页

更多精彩内容

(2017年10月17日 责任编辑:tk763992698)